Kung Fu , Southern Praying Mantis, Bamboo Forest Temple Praying Mantis, Martial Arts, Wushu, Kung Fu Class Hong Kong, Hong Kong Kung Fu, 江西竹林寺螳螂派,竹林寺螳螂, 南螳螂,功夫,中國武術,功夫班,香港功夫,武術課程


周家螳螂拳
 

緣份之初見掌門

 

事情發生在2002年4月份......

因為覺得肘底力是武術中很重要的一環。而剛巧有朋友”阿勇” 正在學習周家螳螂拳術,便問知周家螳螂掌門家裡的電話號碼,相約日子到掌門家裡拜訪。他的名字叫----葉瑞!

 

到了約定的日子,我一人前往葉掌門位於九龍城的家。坐小巴在打鼓嶺道下車,附近全都是一橦橦舊式唐樓。我抬頭張望,啊!找到了。一個很醒目的“周家螳螂”招牌。我走進那橦唐樓,感覺是黑漆漆的,一直沿着樓梯往上走,摸上了掌門三樓的家。掌門家也很容易找得到,門鈴旁邊貼着一張小紅紙,上面用黑筆寫着葉瑞二字。按了門鈴後,一位老者打開門。我道:”葉師父,我打過電話來。是來學拳的。” 師父說了一聲”進來吧!”,便將門打開,讓我進去。一進門,我便看到了師父的高度只到我的胸頸部附近,而且身型很瘦。雖然他矮,但總覺得他很精神,你不會覺得他老。

 

進門後,師父安排我坐下。開始詢問有關我的一切。

師父:你叫什麼名字?

我答道:我叫周展程。

師父又問:你幾歲?

我道:二十一歲。

這次我不等師父開口,便自己先說起來:”我爸也是練南螳螂的,是江西竹林寺螳螂拳。他教了我幾手,叫我打給你看。”

師父高興地道:”他知道我?”

我道:”是啊!”

師父很高興,隨即叫我演示。我不敢怠慢,馬上起身準備,站在聽中立定兩秒。突然,右腿蹬勁,左腳弓步向前衝,雙手發力打較剪搥。再向後轉身吞腰變倒水,又一個迴身釘搥。收右腳提右膝,右手鳳眼拳向下方激射而出,金雞獨立!一氣呵成!

我剛打完,師父便立即起身,走至門口的日曆前。看看日曆,又轉身向我道:”今日十五,是好日。”直到現在,我依舊記得師父轉身時的笑容。後來,我知道了師父跟師公時也是二十一歲。

 

師父的興頭一起,便再也停不下來。他將牙齒一咬緊,啊!不得了。頸部馬上變得像樹一般粗壯,簡直難以置信。師父說道:”來!出力拿我的頸,用盡力!”

我伸出右手,出盡九牛二虎之力,也揑不入半分。這便是周家螳螂出名的頸勁----鐵頸功!

 

示範完頸勁,師父看我一臉驚訝,又隨即表演另一種絕技。他說道:”你看我轉圈給你看。”我還末意會是什麼意思,師父便在原地轉圈。他一邊轉一邊說:”我可以轉一分鐘啊,你可以嗎?”我肯定做不到,十多二十秒已是極限。所以我當時只有一臉驚訝的表情,看着一位老人在我身前轉圈。師父轉完後,根本和平時一樣,他得意地道:”你能轉嗎?你才二十一歲啊!我已經八十九了。”他說到”九”這一字時,還不忘彎起了自己的手指,讓你可以清楚看到。

 

師父表演完後,一臉得意之色。看來我的驚訝表情令他十分滿意。他道:”來!我先教你走馬步。”接著師父便示範了一次給我看,叫我跟著做。然後又教了開門八式的手法。師父所教的馬步是周家螳螂第一套拳”三步箭”的步法,三步箭為拳種,為周家螳螂裏頭萬法的基礎,是十分重要的。而開門八式除了是手法,更包含了運氣的法門。時至今日,我依然很感謝師父這樣教我。因為,師父這樣說道:”當年你師公也是這樣教我的。”

 

接著我們又坐了下來,聊了一會,和師父約定下次來學拳的時間。

 

約好了時間,便不再打擾師父休息,準備起身離去。

師父道:”到樓下新德記吃盅頭飯吧,很好吃的。”

我應了師父一聲,便轉身去洗手間。出來後,依師父所示,到新德記叫了一盅鳳爪排骨飯。新德記是十分奇怪的,很難形容。它的格局是茶餐聽形式,有圓枱和卡位。不過吃的可是中式點心,在茶樓裏找到的,新德記一樣有。不過它的盅頭飯真的不錯。可惜現時已經沒有經營。舊址在現時黄珍珍的位址。

 

話說回來,當我吃到一半時。看見師父從門口進來,我坐在近門口的位置,他一進來便看見我了。他道:”你剛才去洗手間把門關上了?”我心裏奇怪,答道:”是啊!”師父:” 洗手間門上的鎖是壞的,不能用。一關便開不了,我叫了開鎖師傅上來。你吃完飯便上來附錢吧!” 我道:”啊。”就這樣,我看着師父的身影絕塵而去。

 

師父就是這樣,隨心所慾,喜歡笑便笑,罵便罵。受不了的人會不明白他,明白他的人便會懷念他。如果有同門在2002年4月之後發覺師父家洗手間的門鎖修理好,要知道那便是我錯手的功勞啊!

 

2008

SHARE

上一篇文章

下一篇文章

 

 

 
 

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18 周展程螳螂功夫 Chow Chin Ching Praying Mantis Kung Fu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