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ung Fu , Southern Praying Mantis, Bamboo Forest Temple Praying Mantis, Martial Arts, Wushu, Kung Fu Class Hong Kong, Hong Kong Kung Fu, 江西竹林寺螳螂派,竹林寺螳螂, 南螳螂,功夫,中國武術,功夫班,香港功夫,武術課程


周家螳螂拳
 

師父與我的父親

 

師父收了我之後,便吩咐我逢一、三、五去上堂。一星期共上三堂。

 

師父對我很好,没有保守。在第一、二堂已經教了我練馬步,開門八式和一套三步箭。第三堂開始教三十六散手,又給了我大力散。第四堂教了一套三箭搖橋。第五堂教了收拳八式。

 

我家中的功夫筆記裏頭寫道:”四月二十九日第七堂教了垂翼,包莊手。”要說這一堂真有意思,可以這樣說,我能正式學習父親的江西竹林寺螳螂拳,便是因為這一堂。

 

當日師父教完了垂翼這一式,便再教三十六散手中的包樁手。包樁手是師父當年得意手法,所以教我時也特別用心,改正了很多次。師父笑道:”你回家對父親用此手法,看看如何。”師父對此滿懷信心。

 

一回到家,我便對父親簡略說了經過,父親二話不說:”攻過來,不用告訴我你用什麼招數。”需然我明知必敗,但也没有辦法,唯有一個馬步前衝,使出包樁手,封住父親雙臂。就在接觸的一剎那間,我只覺身形一彷,便被父親彈開了雙手。還没有定神,他的鳳眼拳已到了我的胸口。現在寫來只是幾行文字,但當時事情的發生只在一秒間,震撼得難以形容,太快了。

 

父親好像給我帶起了興致,開始滔滔不絕地跟我說剛才的手法。原來我一封他雙臂的時侯,他雙臂用上了彈勁,把我彈開。再一圈手連封帶打,將我逼入絕路。關鍵是大家一接觸時,要先接好對方的勁,再加上自己的力反彈回去。這種於一瞬間完成的高超技藝,我在幾年後才完全明白。

 

父親除了解說給我聽如何破剛才的手法,還教了包樁手的變化,如何將包樁手變為托較手。這些變化是父親幾十年的功力結晶,在他學拳那個年代,是重要弟子才得以傳授,是十分巧妙的。日子又過了幾天,是去師父家的時候了。我一進門,師父便問道:”怎樣?封住你父親了嗎?”我將那晚的經過和師父說了一遍,師父有點責怪道:”嘻!你這樣變化啊!”接著,師父又教我怎樣破父親的手法。

 

我就做了中間人,讓他們破來破去。因為這樣,我便正式接觸了江西竹林寺螳螂拳。而夾在兩位高手之間,我更是獲益良多。

 

2009

SHARE

上一篇文章

下一篇文章

 

 

 
 

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18 周展程螳螂功夫 Chow Chin Ching Praying Mantis Kung Fu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