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ung Fu , Southern Praying Mantis, Bamboo Forest Temple Praying Mantis, Martial Arts, Wushu, Kung Fu Class Hong Kong, Hong Kong Kung Fu, 江西竹林寺螳螂派,竹林寺螳螂, 南螳螂,功夫,中國武術,功夫班,香港功夫,武術課程


周家螳螂拳
 

同門吹箭

 

師父單獨教了我一個月,便叫我星期六也去上堂,和其他人一起練。學習雙人練法。當年學拳的有幾個人,立哥、娥姐、Henny、標哥和我。立哥他們三十多四十歲,標哥則五十來歲。最少要算是我了,二十一歲。

 

標哥個子不高,但身形扎實,胸背很厚,手臂更是粗得不得了。我們習慣練完功前,最後都搓雙手。搓雙手比搓單手更辛苦,應該說辛苦太多了,一天一地。搓雙手是將自己雙手放在胸前成交叉狀(對方也一樣),然後黏住對方雙手,互相打圓,推磨送力。每次我們輪流和標哥搓雙手,結果都會敗下陣來。

 

有一次上堂,我們全都到齊,獨欠標哥一人。等了一會,他依然未到,我們便開始練習。練了十分鐘左右,門鈴響起。也不記得是誰開的門,只記得標哥一進來,怒氣冲冲的說道:”啍!剛才在巴士站,幾隻惡狗不停的向我叫吠。已經不止一次了,下次殺了它來吃!”我們不知道標哥為什麼那樣生氣,但大家都纷纷出言勸止,也說道殺狗是犯法的。標哥道:”下次我帶備箭筒和釘,一吹氣,便送它們歸西。”他這一說,我們便聽出興頭來,問道:”吹箭?”

 

原來標哥以前在外國當過兵。在那段歲月裏,和很多人交流過,學會了很多技巧。其中一種便是能殺人於無影的吹箭術。標哥道:”現在没有工具,下一次試給你們看。”

 

下一堂,標哥真的帶了東西來。他先將師父家裏的一張木椅橫放在櫃面。然後拿出一張不太硬的紙,卷成圓筒形。再放入尖釘。完成後,對我們說道:”看好了!”

只見他將纸筒對準木椅,嘴貼近纸筒口,一吸氣,一噴氣。”噗”一聲,整整一枝尖釘竟給他打入了三分一!如果尖釘射向的是人而不是木椅,那不是會全支打入嗎?

 

標哥走向窗口,指着樓下的馬路道:”這裏是三樓,我能夠從這裏射下去,可以射到這麼遠。”

 

2009

SHARE

上一篇文章

下一篇文章

 

 

 

 
 

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18 周展程螳螂功夫 Chow Chin Ching Praying Mantis Kung Fu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