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ung Fu , Southern Praying Mantis, Bamboo Forest Temple Praying Mantis, Martial Arts, Wushu, Kung Fu Class Hong Kong, Hong Kong Kung Fu, 江西竹林寺螳螂派,竹林寺螳螂, 南螳螂,功夫,中國武術,功夫班,香港功夫,武術課程


我們的源流

周榮拜師黃毓光

周展程師父的功夫學自於他的父親周榮,周榮的師傅是江西竹林寺螳螂拳的一代宗師黃毓光。那周榮是如何得到黃毓光的真傳呢? 這便要提到黃毓光的其中一名徒弟,他的名字叫王蛟龍,功夫十分了得。他對待周榮如兄弟一般,周榮都叫他做龍哥。在那個年代,香港的環境治安不好,很自然地王蛟龍變便教授周榮江西竹林寺螳螂派的功夫。

 

因為王蛟龍以前學習朱家螳螂,是朱冠華的徒弟 (朱冠華是當時朱家螳螂的代表人物, 以其真功夫享譽於武林),所以亦都有教授周榮朱家螳螂的散手和劉水棍。如是者兩年之後,王蛟龍便正式帶年少時的周榮上荃灣館口拜見黃毓光,周榮便正式跟隨黃毓光師傅學習。所以王蛟龍是周榮的師兄,又是師父。

周榮祝賀他的師兄鄧添開館時拍攝的拳照  

 

王蛟龍和周榮

 

館口

根據周榮憶述,當時荃灣館十分熱鬧,常常都有數十人。有些是來學功夫,有些則是老前輩,上去館口找師傅黃毓光聊天(其中一位老前輩便是朱家螳螂的孫梓興,又名孫興)。 當初在館的師兄弟有:朱紅、黃福明、 趙福生、何春玉、黃耀、黃正華、吳耀東、 陳權、周炳棋、鄧添、何福、黎有、呂國輝、 廖昌等等(排名不分先後)。

 

當時的館口是黃毓光教功夫(黃毓光本身也有醫術跌打),戴有才醫跌打(大家稱呼他為佛叔)。黃毓光和他的兒子黃耀雄住在荃灣館口,在以前的年代這種情況十分普遍,很多功夫師父住家和武館都是在同一個地方。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師兄弟,周榮的師兄們還有: 李玉輝、鐘水、李國良、楊欽和廖毓強等等 (排名不分先後)........。因黃毓光門徒眾多,如有疏漏,還請見諒。
 

周榮拳照。招式:包樁  

 

周榮教授功夫,馬步穩健

 

黃毓光和周榮

因為當時很多老前輩上上落落,去館口找黃毓光聊天。周榮便感覺很好奇,問他的師傅黃毓光那些前輩們的名字。周榮用了他姐婆(客家人叫外婆做姐婆)的惠州客家話問到:"拉介?" (意思是這是誰?) 因為周榮常常發問說"拉介?拉介?",黃毓光便笑說周榮(黃毓光是坪山客家),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叫 "阿介" (介讀低音)。從此以後, 所有師兄弟和有來往人士便叫周榮"阿介",當時一說起"阿介"大家便知道是誰。

 

當年館口年紀最小的是周榮和黃耀雄(大家稱他為雄仔,黃毓光兒子)。周榮憶述,如果打拳時腰的位置不正確,沒有"吞腰",黃毓光便會用力抓住他的腰部,推正位置。周榮說當時雖然十分痛,但是這樣便一輩子也記住了,再也不會打錯,嚴格才能出功夫。

 

當年館中除了會練習拳腳功夫、對拆,還會練習各種兵器和麒麟,還有打鐵環、拋彈鐵棍和打沙包。鐵棍是用來練手橋,用橋手拋彈接近50磅的實鐵,練彈勁。另外一種練習方法便是把鐵棍放置在橋手上滾動,鐵棍慢慢輾過橋手,練習橋手的硬度。沙包裏面則是裝滿了幼碎的石仔,沙包吊起來擊打練習,也是用來練橋手硬度。

 

練功後便要塗上本派的練功藥酒鐵醋酒,幫助行血去瘀,便不會留有舊患。因此本派的練習者,手部關節等地方和正常人一樣,不會變形,亦不會起節變成粗皮膚。所以練功要有方法,循序漸進,用的是生力並不是死力。 ​

 

每當有喜慶節日,或者有朋友開張、武館新開張等,黃毓光便會帶周榮他們一眾師兄弟到不同地方舞麒麟,以示祝賀。其中有開棚的(舞麒麟和表演功夫),便包括沙頭角上禾坑村。

黃毓光去世

後來,黃毓光於1968年去世,周榮和他的師兄們去拜祭師傅黃毓光新墳。以下的相片中便見到當時的情況, 周榮的師兄鍾水和何春玉也在相片中。

一眾徒弟拜祭師傅黃毓光(相片中右手面舉旗者為周榮 —周展程師父的父親) ​

攝於1968年,拜祭新墳

一眾徒弟拜祭師傅黃毓光。 ​

周榮的師兄鍾水、何春玉(舞麒麟頭者)

攝於1968年,拜祭新墳

 

一眾徒弟拜祭師傅黃毓光(相片中穿格仔衫舉旗者為周榮 —周展程師父的父親)

攝於1968年,拜祭新墳

徒弟們開設武館

黃毓光去世後,他的幾位徒弟都出來開設武館。周榮的師兄李玉輝在荃灣大河道與青山道交界開設武館(瓜子大王樓上),周榮和王蛟龍常常上去他的武館聊天。後來李玉輝把武館頂手轉讓給周榮的另一師兄鄧添。周榮到場祝賀鄧添師兄開館和拍照留念。

王蛟龍、鄧添和周榮到賴少輝的館口。

相片中左二穿西裝者為鄧添,中間者為賴少輝。

 

周榮祝賀他的師兄鄧添開館時拍攝的拳照  

周榮教授徒弟

因為王蛟龍也有教授江西竹林寺螳螂拳的功夫,所以周榮亦都有幫忙教授。日久功深,周榮教授了不少學生,當時的探長和去東南亞打擂台的搏擊參賽者也有跟隨周榮學習,尋求搏擊上的指點。

 

王蛟龍以前學習朱家螳螂,也是朱冠華的徒弟 (朱冠華是當時朱家螳螂的代表人物,以其真功夫享譽於武林),所以亦都有教授周榮朱家螳螂的散手和劉水棍。朱冠華的師傅便是一代宗師劉水。因此,王蛟龍便帶周榮拜祭劉水的墓碑。拜祭完後,周榮即席教授徒弟們拍照留念。

王蛟龍帶周榮拜祭劉水的墓碑  

 

拜祭完後,周榮即席教授徒弟拍照留念。

 

時光飛逝,日月如梭

周榮亦曾經幫忙惠州同鄉會分會(葵涌新村23座,當時院長是邱仁)的黃運福師父 (另一門派的師父)舞麒麟頭。周榮的師兄鄧添帶隊去荃灣三棟屋、青衣、深井、西貢、沙頭角等地方,周榮也有幫忙舞麒麟頭。 雖然黃毓光已經身故,但一眾同門亦常有往來。及後,80年代香港經濟轉型,時代轉變,經濟急速起飛。 以往的武林盛放已不復見。

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24 周展程螳螂功夫 Chow Chin Ching Praying Mantis Kung Fu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